<big id="7esun"></big>

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sup id="7esun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1. <thead id="7esun"><ruby id="7esun"><kbd id="7esun"></kbd></ruby></thead>
        <label id="7esun"></label>
      2. <small id="7esun"><delect id="7esun"><tt id="7esun"></tt></delect></small><span id="7esun"></span><acronym id="7esun"></acronym>
        <small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small>
        1. <big id="7esun"></big>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2. <code id="7esun"></code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address id="7esun"></address></button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7esun"><ruby id="7esun"><option id="7esun"></option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2. <td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mark id="7esun"></mark></strong></td><big id="7esun"><menuitem id="7esun"></menuitem></big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/button></output>
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address id="7esun"></address></button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td>
              2. ?
                佑擎財富 > 評論 >

                安倍2.0能否成功?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4-11-20 14:48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日報網作者:鄧江秀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安倍經濟學“教父”濱田宏一對貨幣寬松、財政靈活性、結構性改革的打分分別是A、B和E。如果日本實現持續適度通脹,安倍就成功了一半。至于把日本變成“正常”國家的目標,結果可能就不那么明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安倍晉三無所作為的第一次首相任期和這一次“增壓型”極度活躍表現的反差如此之大,以至于日本人現在稱他為“安倍2.0”。自兩年前在政治上卷土重來 以來,他一門心思地抹去人們對他只支撐了12個月就在2007年告終的第一次首相任期的所有記憶。這種彌補的決心為他的第二個首相任期帶來一種近乎重生的 狂熱,令他的支持者精神振奮,而反對者覺得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濟上,安倍推出了自日本20年前陷入停滯以來最為雄心勃勃的經濟復蘇計劃。外交上,安倍是自上世紀80年代中曾根康弘以來最活躍的日本首相,出訪的 足跡遍及亞洲乃至全球。在防務上,為使日本擺脫憲法限制,恢復擁有正常軍事力量的“正常國家”地位,他發起了幾十年來最協調一致的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即使按照安倍的標準,過去兩周也是十分忙碌的。首先,就在美聯儲告別量化寬松的同一周,安倍任命的激進的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推出了又一輪大規 模貨幣寬松舉措,令市場震驚。就在日本央行宣布將買入更多政府債券的同時,日本規模巨大的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宣布,將把其對國內股票的配置提升一倍以上。 這套政策“組合拳”產生了立竿見影的影響。日本股市大漲7%,日元兌美元匯率下跌逾5%,至1美元兌115日元。而債券市場保持穩定,沒有出現悲觀者預言 的動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安倍終于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舉行了會晤。這次會面標志著兩國間關系不斷惡化的危險進程被打斷。按照中國媒體的描述,安倍請求舉行這次會見,習近平則大度地滿足了這個小人物的愿望。然而,安倍也可以聲稱,他并未作出實質性讓步就使這次會晤成為現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突然出現了安倍將提前舉行大選的說法——這或許是最出人意料的。這么做的一種可能原因是,他會借助大選實現改口,放棄繼承上屆政府有關進一步提 高消費稅的計劃。就在上周,他同時會見了“安倍經濟學教父”濱田宏一和主張大力印鈔的美國經濟學家保羅·克魯格曼。兩人都催促他為消除通縮威脅而永久放棄 增稅措施。大選可能是實現這種一百八十度政策轉折的途徑之一——盡管安倍對是否增稅可能仍未真正下定決心。提前大選的另一個潛在好處是,讓選民直接面對支 持他還是放棄他的選擇,從而提升他不斷下降(盡管還算體面)的民意支持率。重整旗鼓的安倍將利用新的民意授權(無論這有多少實際價值)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這一切在指向何方?經濟上,日本獲得了25年來終結通縮的最佳時機,而通縮是日本許多問題(即便算不上所有問題)的根源。達到2%的通脹率有點 像是麥克白想要當上國王的野心(譯注:麥克白在當上國王的過程中使全國上下血流成河)。而安倍如此深陷量化寬松和質化寬松,以至于不管是前進還是后退都顯 得令人厭煩。說服安倍冒險嘗試這些舉措的耶魯教授濱田宏一,對貨幣寬松、財政靈活性、結構性改革這三支箭的打分分別是A、B和E,合起來恰好就是安倍 (Abe)的名字。如果日本能夠實現可持續的適度通脹,就成功了一半。旨在提高潛在增長率的結構性改革有望隨之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安倍把日本變成“正常”國家的目標,結果可能就不那么明朗了。菲律賓、越南和印度這樣的國家樂見一個更強大的日本,將日本視為一股與中國相抗衡的 力量。北京方面當然不這么看,這也就是為什么中國給安倍扣上了危險的軍國主義分子的帽子,稱其一有機會就可能再度入侵整個亞洲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安倍最大的障礙,還是來自國內。絕大多數選民對安倍的修憲雄心保持謹慎的態度,特別是在拋棄和平憲法第9條的問題上。任何修憲舉動都必須通過全民公決才能生效,要通過這個障礙幾乎是不可能的。不管安倍2.0多么堅決,在這方面他或許不得不屈服。

                【責任編輯:百家號】
                熱圖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熱門文章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? 11选五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