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7esun"></big>

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sup id="7esun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1. <thead id="7esun"><ruby id="7esun"><kbd id="7esun"></kbd></ruby></thead>
        <label id="7esun"></label>
      2. <small id="7esun"><delect id="7esun"><tt id="7esun"></tt></delect></small><span id="7esun"></span><acronym id="7esun"></acronym>
        <small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small>
        1. <big id="7esun"></big>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2. <code id="7esun"></code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address id="7esun"></address></button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7esun"><ruby id="7esun"><option id="7esun"></option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2. <td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mark id="7esun"></mark></strong></td><big id="7esun"><menuitem id="7esun"></menuitem></big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/button></output>
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address id="7esun"></address></button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td>
              2. ?
                佑擎財富 > 評論 >

                中國建法治社會需要講究細節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4-11-20 14:50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環球網作者:何欣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四中全會專門講法治。人們希望的不僅是執政黨重視法律了,更是希望中國的法律和制度體系有新開端。講細節必然是這個新開端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解決政府的空轉和官員的不作為,已經成為中國執政黨面臨的最大挑戰。中共四中全會提出了以法治為中心的制度建設。這里的“法治”是廣義上的,要適用到政黨、政府、軍隊、社會等各個領域。執政者同時面臨兩大相關的任務,即法治建設和用法治治理政府的不作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驗表明,法治政府有助于解決空轉政府和官員不作為的問題。但法治和有作為政府之間并不能畫等號。在中國,如果要在法治基礎上建立有作為政府,仍然面臨很多挑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首先要解決政治和法律邊界的問題。任何國家都存在這個問題。在中國,這也是一個政治與行政、政黨和國家的問題。不解決這個問題,法治政府就會變得困難,政府效率更是談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中全會決議并沒有回避這個問題,并要解決兩個似乎是矛盾的問題,一方面是法律與政治的關系問題,另一方面是法律的去政治化的問題。就政治化來說,人們無須回避政治與法律的緊密關系。在任何國家,法律并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而是人制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法律設定政治邊界

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一旦法律到位,包括立法者(即執政黨)在內的所有人和組織都必須遵守法律。這就設定了政治的邊界:法律一旦成立,司法就應當獨立,有專業的司法 人員執法,實現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。四中全會的決定,重申了執政黨及其政府要“依憲治國”,強調“依憲治國”是法治的前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法治政府需要解決法律的過于理想化問題。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發展中國家,法律的毛病就是過于理想。這些國家往往沒有法治傳統,法治建設往往參 照發達國家的經驗。所以,經常出現的一種現象就是,他們往往把好的理想的法律條文加在一起,變成了自己的法律。結果,法律很漂亮,但很難在現實中實行。對 西方發達的民主國家來說,法律的發展過程是一個實事求是的漸進過程。這要求立法者在立法時根據國情。法律當然要體現價值體系,但更重要的是要解決社會所面 臨的問題。過于強調價值、過于理想,反而會導致法律和實踐的脫節,影響法律的有效性。過于理想也是中國很多法律的特征。現在的很多立法往往脫離現實,不符 合中國的實際情況。這樣,法律的相關方(政府官員、企業和社會等)很難根據法律行事,經常出現“有法不依”的情況。在一些情況下,“有法不依”往往是“有 法”“不能依”造成的。法律大過于理想,很難依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法律和制度的細節問題。細節決定一切。中國不是沒有法律和制度,而是缺乏法律和制度的細節。從前講階級斗爭的年代,人們批評西方的法律細節過 多,不是為人民服務的。但是如果沒有細節,法律如何能夠為人民服務?沒有細節,就表明法律和制度可以隨意解讀,只是為權勢服務,因為解讀者往往是有權有勢 者。再者,沒有細節,政府官員根據什么作為?如何作為?

                  在充實法律和制度細節方面,中國至少面臨兩大挑戰。首先是要把“黨八股”和法律、制度區分開來。到今天,中國的法律和制度更像一般的黨的政策,而非嚴 格意義上的法律和制度。例如中國的公務員或者大學的行為準則,往往只是幾條抽象的條文而已,如“愛黨、愛國和愛人民”,除類似的“意識形態式”的表述之 外,沒有任何細化的關于人的行為準則的東西。在發達國家,行為準則對人各方面的行為有非常細致的規定。有了這種細致的規定,人們才可以遵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是假、大、空現象。從中央到地方,各級政府官員都講宏觀的東西。中央政府講宏觀有其道理,但是到了地方甚至縣市一級,官員仍然講宏觀。從中央到地 方立法,幾乎換幾個字就可以了,沒有什么變化。實際上,到了地方,大家面臨的都是具體問題,根本不需要宏觀的東西。越宏觀,法治和制度就越沒有用,導致空 轉政府和官員不作為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法律和制度缺少細節,已經導致了一系列的嚴重問題,并且非常普遍。例如在反腐敗運動過程中,一旦企業老總出了問題,就往往把整個企業封掉,銀行賬戶凍 結,經常導致企業癱瘓,影響到無數無辜的員工,甚至總體經濟狀況。這里就是沒有細節的緣故,因為法律和制度沒有把企業和企業老總分離開來,沒有規定企業老 總和企業之間的關系,結果一方出事,另一方必然遭殃。

                【責任編輯:百家號】
                熱圖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熱門文章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? 11选五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