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7esun"></big>

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sup id="7esun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1. <thead id="7esun"><ruby id="7esun"><kbd id="7esun"></kbd></ruby></thead>
        <label id="7esun"></label>
      2. <small id="7esun"><delect id="7esun"><tt id="7esun"></tt></delect></small><span id="7esun"></span><acronym id="7esun"></acronym>
        <small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small>
        1. <big id="7esun"></big>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2. <code id="7esun"></code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address id="7esun"></address></button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7esun"><ruby id="7esun"><option id="7esun"></option></ruby></mark>

          2. <td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mark id="7esun"></mark></strong></td><big id="7esun"><menuitem id="7esun"></menuitem></big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/button></output>
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7esun"><button id="7esun"><address id="7esun"></address></button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esun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7esun"><strong id="7esun"></strong></td>
              2. ?
                佑擎財富 > 輿情 >

                部分官員深陷“賭海”,扶貧款頻成“提款機”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4-12-04 10:02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7版作者: 李勁峰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  據新華社武漢12月2日專電 (記者 李勁峰 鄭直) 救濟窮人的、安置移民的、用來救命的,不管哪一類資金,都敢拿去賭;只要手中有權、筆下管錢,就能快速“提款”當賭資。

                  官員涉賭問題有多嚴重?僅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,就整治查處黨員干部參賭涉賭案件6122起。追逐刺激,謀求暴富,利益輸送,參賭致貪……各地頻出的公款涉賭案件,更是令人震驚。

                  扶貧款、安置費、醫保金都敢挪用

                  武漢市新洲區民政局原局長張火金在2008年至2013年期間,7次挪用公款共計110.2萬元人民幣,用于償還個人賭債。加上受賄等犯罪情節,張火金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3年。

                  據張火金供述,他是從2006年開始染上賭博的,認識放高利貸的薛某后,開始“向她借錢打麻將”。薛某上門要債時,張火金便想到拿公款還賭債。張火金先后從新洲區民政局及下屬殯儀館的財務部門,用現金支票轉賬等方式,挪用公款償還個人賭債。

                  官員嗜賭成性,挪用公款還債,近年來屢見不鮮。記者梳理發現,官員賭博從打麻將、推牌九、老虎機,到網上賭球、出境賭彩,多種方式樣樣涉及;移民安置費、工程保證金、土地租金、醫保基金,各類公款都敢挪用。

                  廣西興業縣高峰鎮“新農合”管理辦原出納楊葉忠陷入網絡私彩賭博輸光積蓄后,從2010年3月至2011年12月,以每個月至少挪用一筆的頻率,先后26次從“新農合”基金中挪用公款共計127萬多元。

                  廣東東莞一鎮長李為民沉迷“賭海”,債臺高筑。為還賭債,采取個人寫借條等方式,先后挪用公款上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  一些地區紀檢、檢察機關干部介紹,涉賭官員從“小賭”發展到“一擲千金”。輸光自身積蓄后,寄希望于借公款作“翻身一搏”,最后挪用的公款如同“滾雪球”,在“賭海”中越陷越深。

                  官員深陷“賭海”,有權就能找到“暗道”

                  還有的官員借助賭博輸錢手段對上級行賄,謀求“官運亨通”。中部地區一位基層干部告訴記者,當地查處的一位鄉鎮主要領導,常年與上級領導搓麻將、玩撲克“聯絡感情”,一把最少輸數千元,一晚能“送”出10多萬元,這些賭資都來源于鄉鎮財政資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為何公款頻頻成為官員賭博的“提款機”?記者調查發現,一些深陷“賭海”的官員,權力往往沒有得到有效約束,只要有權,“管人的”“管錢的”總能為挪用公款找到“暗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 武漢市新洲區民政局的內部規定,5000元以上的行政經費都需要經過局黨委會研究,小額資金也需層層報批。但張火金挪用公款償還賭債時只需一個電話,就能讓財務人員從單位賬戶中,將十萬甚至數十萬元轉賬至指定用戶,且財務出納完全不知道資金的具體用途。

                  湖南一基層街道辦事處財政所會計告訴記者,主要領導隨意開支財政資金在基層很普遍。往往簡單一句“我要用錢”,財政所就得付現或轉賬指定數額,之后只能“祈禱”領導能盡快還款。“若不聽安排,會計或出納兩三天后肯定就要被調離財務崗位,換上‘聽話的’和‘信得過的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福建省福清公路分局原出納參與網絡賭球后,在路邊找到非法辦證人員,制作銀行業務章和虛假銀行對賬單,瞞過會計在4個多月內挪用公款152萬元參賭。直到會計發現蹊蹺,到銀行打印對賬單后,才發現問題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  此外,受編制限制,一些機構會計和出納往往一肩挑,為挪用公款大開“方便之門”。江蘇省豐縣王溝鎮農經中心原主任,利用既是會計又當出納的便利,填支票、蓋印章、取現金都是自己“一條龍”。每次取款用于賭博都不記錄,做賊心虛時竟將單位三年的賬目燒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 遏公款涉賭之風,加大查處曝光力度

                  早在2005年,最高人民法院、公安部等部門就曾開展過“禁賭風暴”,明確黨員領導干部和國家公職人員利用公款及貪污、受賄資金進行賭博的犯罪嫌疑人,將從重處罰,并參照相關法律進行數罪并罰。

                  然而,各類案例警示、規章約束、刑責重罰并未能遏制“官賭”之風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喬新生說,公款成為官員賭博“提款機”,核 心還是公款管理和使用約束太軟、違法違規處罰太輕。應借助網絡技術對資金異動進行預警和查賬,及時發現隱患。要把黨員干部的工作“八小時外”的圈子和行為 納入管理,重視涉賭舉報,加大查處和曝光力度,將其作為“反四風”的重要范疇加強震懾,遏制公款涉賭之風。

                【責任編輯:百家號】
                熱圖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熱門文章 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? 11选五玩法